关灯
护眼
字体:
060 吹皱春水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- -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当下凝目望去,只见一年轻男子出现在门外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,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,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,明亮闪烁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。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,巧夺天工,精美绝伦。

    如此简单,如此素淡,却又如此的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七皇子拓跋玉,李未央蹙眉,竟然连他都来了……

    拓跋玉一进门,便看到李未央了,或许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她用计谋陷害那家人,唱念俱佳的表现让他忍俊不禁,所以这一次,他也很轻易地从一群华服少女中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虽然换上了漂亮的衣服,脸也是干干净净的,还挂着虚伪的社交笑容,可他一眼就认出,她就是那个故意放跑了猪,然后在井水边上大哭大闹,还在茶棚里故意躲避他视线的那个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看她,倒是比原先要好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果然,人靠金装么,拓跋玉微微勾起唇畔,看的一众千金小姐眼睛都睁不开了。这位七皇子,可是皇室出了名的美男子,当然,他为人淡漠也是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三皇子拓跋真笑着道:“七弟。”

    拓跋玉脸上的笑容很淡很淡: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皇室的两个俊美皇子站在一起,那场面总是赏心悦目的,李未央微微一笑,谁能想到,这两个人将是一辈子的死敌呢,皇室兄弟,最后总是免不了同室操戈。话说回来,当初自己一心为了拓跋真着想,当真将拓跋玉看成是自己的敌人一样呢。现在,这种感觉却变了。

    与其让拓跋真再次登上皇位,李未央情愿最后拔得头筹的人是拓跋玉。

    五皇子拓跋睿显然很意外:“怎么今天七弟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玉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扫过李未央:“丞相为爱女设宴,我自然是要来庆贺的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他原本正在自己母妃宫中,听她偶然提起陛下新封了一个县主,而此女正是李萧然的庶出女儿李未央,宫女还神秘地说起街头巷尾的传闻,说这位三小姐,是在平城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村长大的。

    当听到那个地名的时候,拓跋玉的脑海中莫名就想起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。不知怎的,等他发现的时候,自己已经命马车到了丞相府的门口。

    他只是直觉,在茶棚里见到的那个丫头,一定就是李未央。所以,他想要确认,自己猜测的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李萧然红光满面,原本他只是送去了请帖,谁知竟然一下子来了三位贵人,足可见自己在朝中的地位举足轻重……他脸上带笑,举起酒杯道:“多谢三位皇子的光临,我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因为七皇子的突然到来,再加上主人的兴致很高,宾客们也都高兴起来,纷纷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拓跋真站起来,道:“丞相,太子殿下有事不能亲自前来,托我送来一件贺礼。”

    李萧然笑起来:“太子殿下真是太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真命人打开了锦匣,露出里面的东西。众人顿时一阵赞叹,原来那匣子里是一只美丽的金孔雀,冠翎羽毛都用细如毛发的金丝打出来,迎风可颤,雀眼是一颗米粒大小的绿宝石,在烛光下发着幽幽的光芒,雀尾更是镶满了五色的宝石,巧妙拼接,攒在一起散发出彩虹般的光芒,看起来巧夺天工。

    这样的礼物,算是很贵重了,足可见太子对这位县主的重视,不,或者是,对李未央被册封一事的瞩目。

    李未央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,接过锦盒。

    拓跋真盯着她的脸,隐约看到她唇畔的一丝嘲讽,可是那嘲讽若隐若现,很快就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敏德气喘吁吁地进来,漂亮的眼睛四下逡巡,在看到李未央的那一刻,才终于放松了呼吸,快步向她走过来。当看到拓跋真站在离未央不远的地方时,李敏德眼睛微微一凛,随后便看了拓跋真一眼。

    拓跋真感觉到一阵奇怪的视线盯着自己看,不由顺着那道视线望过去,却看到一个长得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少年,正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是――三房那位被领养回来的小少爷,拓跋真原本没准备把一个小孩子放在心上,可是不自觉的,又多看了这孩子一眼。除去特别出众的外表,这孩子天真的眼睛里仿佛带着一种隐藏的敌意。

    敌意?是对他吗?他好像没有得罪他吧。

    想要忽略一个少年的眼神,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到,可是李敏德的眼神实在太奇怪了,让他不自觉地感觉到浑身不舒服。下意识地避开了这孩子的目光,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良久,他才感觉到那令自己觉得不舒服的目光消失了。

    李未央看到李敏德额头上隐约的汗珠,不由奇怪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满头大汗的?”

    李敏德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异样:“没什么,刚才我去花园寻找你,却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的目光落在敏德织金袍子的下摆,那里竟然多了一条划痕,不由微微担心:“摔跤了?”

    李敏德笑容很天真:“没有啊。”与此同时,他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的阴霾,与他的年纪极为不相称。

    李未央越发觉得奇怪了,她从未见到这孩子露出这样的表情,难道他刚才听到了什么,可就算如此,这划痕又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“敏德。”她轻声地道。

    李敏德的唇线很是优美,嘴角微翘,不笑的时候,却隐隐有一丝乖张的戾气:“三姐,刚才我碰到一个很怪的人――”

    很怪的人?李未央奇怪他会用这样的措辞,刚想要细问,李敏德却已经转开了话题,眼睛亮晶晶地奉上一碗梨花羹:“不说这个了,你尝尝看,很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李未央想到待会儿还有正事要做,便住了口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三夫人恰到好处地向李未央投来一瞥,两人相视一笑,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正在推杯换盏的功夫,突然有道尖锐的叫声,让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李萧然脸色一沉,刚要吩咐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看到御史中丞汪家大小姐吓得面无人色地从外头进来,整个人都靠在丫头身上,像是马上要晕倒一样。

    大夫人一看,立刻皱眉道:“汪小姐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汪小姐啊地一声,浑身发抖,随后面色发白,颤抖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汪夫人站了起来,她原本就是继室,更恼怒这个女儿搅乱了宴会,厉声道:“身为大家小姐,一点规矩都没有,还不快搀扶下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汪小姐突然大声哭叫着:“母亲,不关我的事,是――是刚才我出去散心的时候,看到……看到那边梅树上吊着一个死人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看到了大家火热的心,哈哈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060吹皱春水 | 庶女有毒小说 | 庶女有毒网-秦简作品